沈阳智维科技公司

网站公告:
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  • 沈阳智维科技公司
  • 手机:
  • 电 话:
  • 邮 箱:
  • 地 址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新闻资讯

一眼万年,他们以及南极的故事

时间:2019-04-24 11:48 作者:admin 点击:124次

一眼万年,他们以及南极的故事

暮春四月,无限春光,许多旅行的梦想又开始萌芽。飞猪南极专线也在此时传来2020年新航季开售的消息。与以往不同的是,这将是飞猪与海达路德“午夜阳光”号包船合作的最后一年,这表示,“不到5万元去南极”的普惠游神话,很可能也是最后一年。

从2016年推出芬兰极光专线起,飞猪的普惠旅游令以往对于梦想和实际的边界被打破,旅行的概念被彻底颠覆——连最难企及的南极,都成了八零、九零后年轻一代触手可及的事,人生中,还有什么梦想是绝对不可能完成的呢?

尽管已从南极回程多日,几位故事主人公在重提南极之旅时,言谈中仍难掩喜悦激动之情——他们都参与了飞猪南极专线2019航季的旅行,并且都在南极邮轮上度过了难忘的2019年春节。

事实上,飞猪南极包船从2017年推出市场,迄今两个船季共9个船期的包船,已带领4000多中国游客实现了南极梦想,中国也由此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南极第二大客源国。

稍加留心不难发现,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,“南极”开始被更多热爱旅行的人频繁提起,“南极之旅”从一个遥远到甚至近乎“虚拟”的话题,变成了被真正提上日程的旅行“A计划”。最重要的一点是:他们和你我一样,都是普通人。

从教授到学生

南极是一次身心的置换

作为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从事青少年研究工作的一名学者,刘卫兵教授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,过往的多次旅行,他大多是和家人一起,这次去南极也不例外。

为了能去南极,刘教授一家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——原本订好的新西兰自驾游临时取消,光机票就损失了近2万元。之所以改变行程,是因为儿子突然得知可以一次性将年假休完,连上春节就有了难得的二十几天,于是,早就在网上关注飞猪南极专线的儿子当即和父母一起拍板——改去南极!

在刘教授看来,南极最大的特点就是:极为纯净。

蔚蓝色的冰川、冰架,与世无争的企鹅、鲸鱼……海上巡游随手捞起的一块冰,就有7000到一万年的历史,比5000年人类文明史还要长。南极是如此独特的一座美丽“星球”,无法不令人动容。“尤其是对生活在大城市里的人来说,去一次南极,相当于一次身心的置换。”

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,人们对于一般的旅游自费项目大都比较抵触,但在南极邮轮上,所有自费体验都要经船方抽签决定是否有资格参加,对于被抽中的人来说,会感到幸运,并且因此倍加珍惜。

刘教授如愿抽到了雪山徒步,他用了四个字来形容在雪山徒步过程中拍下的照片——“极为唯美”。那是一种完全融化在大自然中的感觉,和在岸边企鹅步道上行走的感受完全不同。

至于参观南极科考站长城站,则是每一名中国游客都感到兴奋激动的。虽然长城站处于南极圈外围,没有白雪皑皑的动人景观,但意义特殊,无可取代。回程后,刘教授在个人公众号上回顾南极之旅,在提到长城站时,写下了这样一句话:“国家认同情感爆棚。”

很难想象的是,一个从事人文科研工作多年,每年要去全国各地讲课上百场的大学教授,在南极的十几天,却变回一个谦逊无比的学生——邮轮上一场接一场与南极冰川、南极生物、人类探索南极史等相关的自然与历史科学讲座让他着了迷,他在回顾文章中写道:“生活需要升级换代。无论你是何方神圣,在船上你就是一个学生。”在刘教授看来,南极之旅带来的文化体验,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获得,这种获得是用任何金钱买不到的。

一眼万年

站在极点上的哲学思考

房先生是在广州从事产品开发的一名总工程师,因为工作的关系和家人分隔两地,这位江苏的60后有着典型的随遇而安。每逢假期,要么回江苏探望家人,要么去世界各地旅行。在去南极之前,他已独自走过四十多个国家,这份中年男人的潇洒和随性,让很多人自叹弗如。

随着旅行经验的丰富,房先生走的地方越来越小众。去南极之前,他刚刚结束了南非之旅,从南极回来,紧接着又去了突尼斯,最近,他又在召集伙伴计划去北极。在他看来,相比以往的多次旅行,南极之旅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,“就像攀登珠穆朗玛峰一样,对个人是里程碑式的挑战”。

报名南极游的过程,对房先生来说没比出门买菜复杂多少——某天早上偶然看到朋友发的南极游信息,问了下价格,随后就在一个小时内做了决定并交了钱。

对房先生来说,有一句话最能准确形容南极给人的感受:望一眼就是一万年。

身处南极,目之所及,到处是鬼斧神工的大自然奇观,每一帧画面都记载着上万年的演变,给人的震撼无法用语言形容,“这样的震撼必须身临其境才能感受到,看再多的照片、纪录片都无法取代。”

去了南极,原本就关注环保话题的房先生越发对人类环保有了深刻认知。他直言,希望退休以后继续致力于国内的环保事业,在他看来,环保的理念和传统道家思想是相通的,“人类社会发展中,利与弊是共存的,现实中,多数人看不到弊,忽视环保,这是最让人痛心的。”

在海达路德邮轮上,船方安排了大量的知识讲座,这些讲座也是所有游客口碑最佳的,几乎场场爆满。在房先生看来,自己从未像在南极邮轮上这样求知若渴,“这些新的知识不仅是对个人知识体系的补充,更是对固有观念的挑战。”

最让他印象深刻的,是一位外国专家指引大家思考的话题——地球是圆的,当站在南极点上,日出东方的概念不复存在,你的任何方向都是北,都是对立面。人生亦是如此,当走到极端,眼前只剩下对立面,此时你需要重新定位的思维方式。类似这种由南极引发的哲学思考,让他感到很有意思。

花4000多元露营,值!

普惠的南极游让更多年轻人有了一圆南极梦想的机会。据飞猪数据,南极专线中, 46.5%的游客是80后,其中近三分之一是90后。

1989年出生的辽宁女孩陈慧洁就是这样一名“准90后”。在沈阳一家银行从事人力资源工作的她,因为不到三十岁就完成了“只身走遍七大洲”的旅行梦想,被身边人贴上了“另类”、“胆大”的标签,毕竟在东北,敢于前往非洲、南极这样颇具挑战性的目的地的游客还不算太多。

和许多努力打拼的年轻人一样,因为假期有限,每年仅有一两次出国旅行的机会,春节就是慧洁拼假去梦想地打卡的重要节点。在去南极之前,她已利用年休假去过五大洲,这一次,她购买了一张飞猪南极包船的单船票,自行DIY了南美 南极洲之旅,为七大洲打卡画上完美句点。

此前,慧洁一度认为南极游的费用会很高,但实际上利用早鸟优惠,购买船票然后自己预订往返机票,总共4万多元就在南极洲 南美洲成功插旗,这对她来说完全在可承受范围内。不过她坦言,价格并不是最关键的因素,“去南极是人生计划之一,只不过在看到飞猪包船刚好在合适的时间、有合适的价格,让梦想得以实现得更快罢了。”

出发前,慧洁对南极并没有什么概念,当邮轮穿越德雷克海峡的一刻,慧洁瞬间被震撼住了——她在十点钟方向看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座冰山,那幅画面永久地刻在了心底。

行程开始前,慧洁最大的期待就是能在南极大陆上住一夜,料想那一夜将是值得铭记一生的。到了船上,为了增加“南极之夜”自费项目的中签率,她放弃了其他项目的抽签机会,只报了这一项,终于如愿抽中。

这一项目的收费高达4000多人民币,换来的是在南极陆地上住一晚帐篷、与企鹅和南极星空共眠的机会。

跟随探险队员坐上冲锋艇,登陆并亲手搭建帐篷,每一步都令人兴奋,等到夜幕降临,缩在羽绒被里、身上贴着四十几个暖宝宝的慧洁更是激动万分,那一晚是整个南极行程中,唯一一次看到星星的夜晚,同时看到了美丽的日落和日出。有趣的是,企鹅家族看到人类竟敢在此过夜,特地派了几只企鹅趴在帐篷前盯着人类入睡,憨憨的认真模样令人忍俊不禁。到了后半夜,当企鹅的叫声也消失,慧洁和同伴们迎来了真正的“南极之夜”——那场安静,足以刻骨铭心。

对慧洁来说,南极给人带来的改变是让自己懂得寻找初心,是一种变相的返璞归真。“在那样纯净的天地间,你会想要保持自己最美好的状态,想要做更多的事情、想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。当然,也想再回来。”基于对南极的偏爱,慧洁明确表示还会再去南极——去更深入极圈,可能的话,再带父母去一次。文/本报记者 王海晋

上一篇:北京市“儿童之家”成规模 在这里做游戏离家近

下一篇:没有了